2015年9月19日


新北市野柳地质公园

学校为陆生组织的一日游活动

几十辆巴士一条接着一条

我们跟小学生出游一般叽叽喳喳


在台北去新北的路上

偶然看到一个渔民在仔细地清洗渔船

想到海女

同样是靠海谋生

不同的是

海浪再汹涌 海风再疯狂 渔夫有船相伴

而海女永远都是赤膊上阵 孤军奋战

之前和别人曾讨论过一个问题

到底是飞机失控从空中急坠地面时的失重感恐怖

还是一人搭着浮木漂流在没有方向感的茫茫大海中那种孤独感恐怖

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第二种

在空中急坠时

你起码知道等待自己的是结实的地面 知道自己可能会以一种很惨烈的方式离去

而在海里漂浮时

包裹着自己的是柔软的、深不见底的海水

大海深处充满了你所预测不到的未知

这种未知感才是最恐怖的

海的喜怒无常和神秘感

让人更加敬佩那些靠海而生、与海相伴的人


在台湾的时候,经常能看到礁石上有人独自海钓

在新北、在绿岛、在基隆……

我觉得钓鱼是一件非常考验意志力的活动

手持一杆静坐

面朝大海

呼吸着冷冷和咸湿的海风

耳朵只听得到海浪拍打声

不知他此时的心情如何

反正我看着这样的情景

被太阳晒得烦躁的心情

也顿时变得清凉、宁静起来


“野柳,候鸟南迁到达台湾的第一站,北返最后一个可以歇脚的地点之一。”

对于候鸟来说

这是它们漫长、疲顿的旅程中一个重要的栖息地

是起点

是终点

关乎生存


但对于我们来说

过境候鸟的栖息

却只是一个景观


野柳地质公园独特的景观

各种各样奇形怪状的蕈状石

翻了一下照片

发现自己没有留下一张有关蕈状石的

连最著名的“女王头”也没有拍

仅存一张关于海蚀平台的

我没有那种“不拍景点的标志性东西,就如同没有去过此景点”的观念

人多

如果实在拍不到干净的画面

会选择不拍

干净的画面是强迫症患者对自然风景摄影的基本追求

评论
热度(2)
  1. 啊清酒旁汇梗 转载了此图片

© 旁汇梗 | Powered by LOFTER